0963_a727

0963_a727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大萧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百姓,所有人都对四个月前那场犹如天塌了一般,将他们压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就全军覆没的天花瘟疫记忆犹新。

对萧懿来说,那是败光他执政十几年来兢兢业业攒的“家底”的国难,也是差点夺去他宝贝女儿性命的瘟疫;对于万千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来说,那是一场谁都不愿想起的噩梦,是一块连岁月都无法治愈的心病。

自古以来,国家之间的恩怨,君主之间的纠葛,可以通过战争来解决,决出胜负,但凡叫得上名号来的,都不愿将触手伸向本就无辜的百姓。

使出如此阴毒的手段,无论是主动计划还是不得而为之,放在哪个时代来看,都令人不齿。

拓跋启不是傻子,甚至很精明。所以他知道萧懿一定会接受他的示好——因为萧懿这么多年来的苦心孤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恢复了国力,建立了威信,险些就在那短短的两个月里都消磨殆尽了:

先是毫无征兆地爆发了天花瘟疫;接着又冒出个不知所谓的天莲教,对走投无路路段百姓来说,教主的话比皇帝说的好使;好不容易稳定了局面,后来重建又耗尽了大萧能调动的所有人力,物力,财力。

所以即便是萧懿此时有满腔的怒火,也要努力憋着火接受拓跋启推出的替罪羔羊——陆檀。

因为就算萧懿不接受这个结果,坚持要查个水落石出,揪个是非对错,最后闹掰了,受罪的还是无辜的百姓。还不如大家隔着那层窗户纸,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商议该如何处置这只羔羊。

更何况,萧懿就是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拓跋启就是天花一事的幕后主使,才打算趁拓跋启在大萧这段时间,让他露出马脚。

拓跋启太狡猾!也太卑/鄙了!

乃至于活了几十年都没有使过如此上不得台面的手段阴过别人的萧懿等人,被他这一招出其不意给打乱了阵脚。

蓝色爱恋

只能临时调整战略,以大局为重,接受陆檀这个替死鬼,给大萧百姓一个交代,以抚慰枉死之人的在天之灵。

然后就此放过拓跋启?

当然不是!

虽然大萧已有十多年没有战事了,大家都放下了武器拿起笔,为国为百姓,休养生息,但不代表曾经的战神,叱咤战场的大萧顶梁柱们改吃素了。

老虎不发威不代表它就不是老虎,拓跋启不怕死地来揪老虎的胡须,就该预料到被惹怒的老虎随时都可能张嘴将他的头咬下来,即便老虎被揪胡须后只是瞪了他一眼——并不是老虎没了脾气,而是老虎觉得,一口咬死太便宜他了。

这是萧懿紧紧咬合的牙齿微微松了松,紧绷的侧脸也稍微缓和了些,眼睛微微眯缝,看起来像是在认真思考拓跋启的条件,而神情的松动表明他此时的态度:

“既然罪魁祸首已捉住,南疆国又如此诚心诚意,朕若是再不见好就收,那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他这话说得虽然客气,可语气却冰冷凛然,拓跋启不但没有松了一口气,反而笑容一滞:“皇帝陛下言重了,是我南疆应该感激不尽才是。”不知道萧懿这么轻易就接受了,真是情势所逼,还是在打什么算盘?

萧懿假装什么都没看见,恢复了面无表情的威严,端起帝王的架子,慢悠悠地说:

“既然如此,那……礼物,朕就收下了,既然启亲王没法断这家务事,那朕便多管闲事这一回。”

也不知萧懿是有意还是无心,“家务事”三个字就像三根细针,轻飘飘地扎进拓跋启的心上。

因为拓跋启还有更难处理的家务事——国内其他部落首领的虎视眈眈和蠢蠢欲动。这也是他此次冒险离开南疆,亲自来大萧的最主要原因!

然而此时拓跋启只能扯出一丝比哭还难堪的笑容,客客气气:“有劳了。”

萧懿见他脸色极其难堪,心中的郁闷得到了缓解,也就懒得跟他说废话了,于是也不再客气,脸上摆着“送客”两个字朗声道:

“启亲王长途跋涉,抵京后又马不停蹄地亲自进宫给朕送罪人,想必疲惫不堪,还有世子郡主,小孩子怕是累坏了,这两日便在驿站好好休息,届时朕会在宫中设宴,给启亲王接风洗尘。”

拓跋启闻言袖中的拳头紧了紧,但表面上还是弯了腰,连忙推脱道:“惭愧,实在是受之有愧!”

然而萧懿却看破不说破地“哎”了一声:“启亲王不辞舟车劳累亲自押送岁贡和罪犯来我大萧,朕岂有不尽地主之谊的道理,启亲王就莫要推脱了。”

慕容瑾在一旁看着拓跋启听到这话之后的脸色像彩虹一样五颜六色,不由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萧懿大概是真的是一口气憋得谎,接受了陆檀这只替罪羊之后也就不再维护表面的平静了,一字一句都往拓跋启的痛处戳啊,跟泄愤似的。

而拓跋启理亏,无论如何都只能受着了,他就像一只丧家之犬一样,夹着尾巴堆起难堪的笑容:

“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可惜萧懿就是见不得他小人得志的模样,最后还是忍不住讥笑道:“启亲王太客气了,怎么说我们也是结了姻亲的,本就该互相帮扶,说对吗?”

拓跋启忙应着:“是是是!”然后便领着一双儿女给萧懿等人告辞。

慕容瑾笑着对他颔首,抬眼的时候注意到了拓跋启的长女拓跋琴,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眨着大眼睛冲她甜甜地笑了一下,慕容瑾一双桃花眸微微眯了起来。

萧懿准了拓跋启的告退,随后偏头吩咐容祈:“容国公,替朕招待好启亲王,切勿怠慢。”

容祈应下,然后便引着拓跋启等往殿外走去。

他们还没走出出大门,便听到萧懿沉声下令:

“来人,下诏!南疆陆氏人士毒害我大萧万千百姓,罪大恶极,明日正午,于宫门问斩,以慰无数冤魂的在天之灵!”

容祈余光能看到身旁的拓跋启身子震了震,嘴角扯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萧懿一定是故意的!

1